• 展览
  • 艺术家
  • 艺术品
  •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艺术家 >> 篆刻 >
    韩登安

    西泠印社总干事

    印学著作有《续说艾作篆通假》《明清印篆选录》(末梓)

    韩登安(一九○五——一九七六),原名竞,因其父尊祟《天演论》「物竞天译」之说,故取以为名;字仲诤。出生于农历九月初六日,时近重阳登高,幼时家人呼曰「阿登」,长则以登安为字、号,中年易号为名,并刻「登东皋以舒啸,审容膝之易安」、「登高能赋,安步当车」等闲章寄意。别署登庵、登厂、饮禅、富家山民、耿斋、印农、小章、本翁、无待居士、登叟。所居曰容膝楼、玉梅花庵、物芸斋、青灯籀古庵。祖籍浙江萧山,出生于杭州。  
      其父科场失意,禁其子习章句,改课《说文》,韩氏后来以篆刻名家与其家庭有相当的关系。十五岁家贫不能继续开学:进人武林铸造厂为翻砂工学徒。次年因病居家,开始随海宁周承德学习书法篆刻,一年,篆刻就受到印林有识同道的好评。  
      当时西泠印社的创始人之一叶舟居住在杭州,登安以习作求教,被叶目为「后生可畏」。其后又转而请益于高野侯。一九三一年经陈简文介绍获识西泠印社创始人散一王福庵始从福老学习篆刻与文字学颇多获益。一九三三年,经五福奄推荐韩登安加入西泠印社,时年二十七岁。抗战后,马衡在北平遥领社职,韩登安  
      以西泠印社总干事的身份处理日常事务。建国后,印社活动一度处于停滞状态,韩登安为恢复和与发展印社活动出力甚多,一九五八年浙江文化局成立西泠印社筹委会,韩是七名让委之一。  
      平生以篆刻一门最为人所称道,从艺时间垂五十年,作印二万余方。篆刻以浙派为根底,上下求索,问上溯源周秦两汉,崇占玺、汉铸印、汉凿印,下及西泠八家、邓石如、吴让之、徐三英、黄牧甫诸家、广采博收,体貌多样,在后浙派印人中,以他在继承万面用力最勤,是现代印坛工稳一派的代表人物。沙孟海评价其篆刻「海内外论印者方以韩老为西泠印派之后劲、余乃举述本社前辈,即已示人有继承有发展,不拘一格,各逞专长。登安之学不尖为当今玉严静穆一派之代表」。诗人沈禹钟《印人杂咏》有云: 「洗眼西湖老倍明,奏刀常对众山青。正宗爱效琅琊法,穆穆忧存旧典型。」也视韩登安为得篆法正宗的印人。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西泠印社恢复活动、各地有不少精英加盟西泠印社、印社的整体印风由较为单纯的浙派印风转问印风的多元综合。作为坐镇印社的专业印人,韩登安探索的触角虽然还未收起,但他长期从事浙派印风创作的经历和西泠印人的责任感使他意识到、要把握住篆刻的脉络,重拾浙派在印林的雄风。尽管当时浙派在人才资源还是创作力量上占居着上风,韩登安还是隐约感觉到潜在危机,所以,他一方面把有限的精力投入创作,以细朱文为基点,着力建构带有西泠印社社特色的浙派风范。另一方面,他又分盅精力用于对年轻一代印人的培养,使西泠印社在人才资源上后继有人。在特定时限内,韩登安通过本人的努力,  
      并以可操作性极强的篆刻创作带起了一批人,成为当肘西怜印社驻社成员中的一面旗帜。  
      韩登安和他师承的前辈、浙派代表人物王福庵有着差不多的篆刻立场,如「印从书出」,重视篆书和写篆的功底,重视金石意趣的表达「在务求工稳一点上亦颇为接近。但韩登安以西泠印社社员和浙江印人双重身份生活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时,他所要考虑的,可能比他的前辈们要面临更多的课题 :艺术的精化和时代的要求,职业的和艺术的等等,有些印人能解决,而有些则很难改易。幸而篆刻在艺术门类里太小太小:只与文字相关,所碰到的也只有简化字一类问题。篆刻的用字由于有它的历史渊源,尚寓例外,故韩登安在建国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除了辛勤耕作,生产数量不菲的作品外,尚有时间梳埋自己的创作思绪,回顾己经走过的道路,对后浙派系统的建设和维护出力多多。韩登安本人的创作,用心既在精微处,所尚也不在石破天惊,以印人而论,韩登安虽无创造而嘉惠后人独多,以实力和功力取性,无疑是西泠印人群里以承传为已任的佼佼者。韩登安在创作方面的过人之处,可以在他通过反复实践总结的论印文字里得到印证,如提倡刻印须「通三功,明四法。三功者,即文字、书法、雕刊:四法者,字法、笔法、章法、刀法。」又云「四者中,刀法盖为笔法而服务。」这是韩登安眼里作为印人的底线,依其的最终所强调的,着落点依然还在「印从书出」。  
      韩登安工书,以篆书名列第一。篆书中又以玉筋篆最著名,刚健婀娜,兼而有之,虽受王福庵启迪,而体貌愈加瘦挺,转折之处,好用接笔,线条既匀整又劲丽,并世难与其匹,是后浙派有代表性的铁线篆书家之一。沙孟海生前对此称赏不已,有「老友韩登安先生从福老游,得其指点,所作无一体无本原「无一笔无来历,功力之深厚,游刃之迅忽,可以惊四筵,亦可以适独坐。福老习用玉蜾扁之法,登安兼收彝器款识,取资益展。」其余如行楷亦循篆书笔法「贯彻「书贵瘦硬方通神」之旨,风骨峭拔;隶书意拟汉石经,精严方峻。 
      韩登安出版过多种印谱「如《登安印存》《岁华集印谱》《西泠印社性迹留痕》《毛主席诗词三十七首》等。其中《毛主席诗词三十七首》是韩登安晚年的作品,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由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集中反映了韩登安对多字印创作的谋篇、运思、结篆、奏刀、用意方面的匠心,是他平生创作多字印的杰构。《西泠印社胜迹留痕》是韩登安中年时期的代表作,印成于烽火连天的抗战期间。作者撷取西泠印社内各亭台楼阁的名称,勒石篆刻。谱中的每一万印章各具面目,手法多变,极少雷同,显示了深厚的功底和出众的艺术才华。值得一提的是  
      该谱的边款他十分精美,可与印面相媲美,用锐锋单刀,无论篆、隶、楷、行,均秀润挺劲或精劲周密,显示出作者在艺术上的多方面修养。  
      印学著作有《续说艾作篆通假》《明清印篆选录》(末梓)。其身后由西泠印社出版,经其孤子韩经世及弟子余正选编的《韩登安印存》,总括其一生创作的精粹。  
    高清作品集